治感冒与提振经济

儿子出生后,老婆对我说,以后孩子如果有了一点小毛小病的,能吃药的不打针,能打针的不挂水,尽量发挥他自身的免疫力。我听了不禁刮目相看老婆这次难得的有见识,怕她实际操作的太左,嘱咐说,前提是要能确定是一般性感冒,体温不能在短时间内窜升至38。5度以上。

可后来儿子哪怕是拖了一点青水鼻涕,老婆就要急着抱上医院;要是连续打到第三个喷嚏,她恨不得要打120;要是连续两天低烧,就要筹备着上省儿童医院。每一次都让我费了好大的劲甚至是来硬的才阻止下来。并一遍遍谆谆开导她,伤了风而已,过一两天自动就好了,现在的医院和私人小门诊逮住孩子就挂水,抗生素用多了,恶性循环,那以后真的动不动就要上省儿童医院了。

儿子也真配合我,每一次按照我“扛扛就过去”的方法来,几乎全是不治而愈。按照老婆火急火燎打针吃药的方法,不是把儿子病治重了,一两个星期才好,就是一个月之内感冒重来。尽管每一次无可辩驳的实证总让老婆哑口无言,可当儿子再感冒的时候,她仍是一如既往的焦急万分,并冲我吼,这次是流感,拖成脑膜炎可不得了。她还在家中储存了一大堆感冒药,有时候我还不知道儿子有点发热了,她已经把药给灌下去了。很多时候见我盯得太紧了,她就把我老妈搬来,老妈跑上楼冲我一顿臭骂,有病不让吃药,你脑子是不是有病了。邻居们听到后还会跑过来一边好心地劝我给孩子喂药,一边流露出看傻子的不解目光。

近三、四年,为减少和规范抗生素的使用,国家卫计委已下发多份文件对抗菌药物的临床应用作了严格管理和限制。一份统计资料表明,中国是抗生素生产和使用大国,每年生产各类抗生素原料大约21万吨,出口给世界人民3万吨,其余自用,人均年消费量138克左右(美国仅13)另一份统计资料表明,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GDP 总量只占全球的11%,但却消耗了世界60%的水泥、50%的钢铁和21%的能源,排放了世界26%的二氧化硫、28%的碳氧化物和21%的二氧化碳。这两组数据好像都不太光荣,它们之间似乎有着相像和关联。

1998年甫运行市场经济不久,共和国这个巨人就有点步履蹒跚、浑身不得劲,不好,要感冒!于是来了个“国企三年脱困”,几乎是一夜之间在没有像样社会保障兜底的前提下,将全国四千万国有和集体企业工人推向社会。这些产业工人曾几何时可是共和国的贴心小棉袄甚至是抵御风寒的军大衣,既然成包袱了不扔他们扔谁,留下一群权贵乘着市场经济的东风养了好一身肥肉。当时经济为什么能在短时间内走出低谷没有感冒,那是因为刚刚诞生的市场经济体制具有全新的免疫与趋善功能,就像任何新生儿在出生之后的一两个月天生具有超强免疫能力很少生病一样。让社会在短时间内接纳和消化掉数千万下岗工人的机会未来永不会再有。

2008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风暴波及世界,造成全球性的“经济流感”,中国独善其身抑或一枝独秀?时日不远,大家想必都还能记得当时情景,实际上那时中国这个新型经济体已经开始流鼻涕和打喷嚏了,全国上下都在慌里慌张地要救“社论一直在发狠调控”的楼市了。四万亿政府投资的“强刺激”很快施行,中国经济体一下子就“硬挺”了。记得我儿子在两岁左右的时候头一次得了较重感冒,三十八、九度烧了一天一夜,依我再撑上半夜,可是拗不过老婆的担心,于是半夜送儿子上医院。时隔五六年,我清晰地记得值班的是一个“半美不美”的女医生,正睡得两眼发饧。我几乎是带着一丝乞求对她说,孩子出生以来还没打过感冒针,你帮我打两针就行,实在要挂水,少用一点或用点一般性的抗菌素就行,她却置若罔闻地兑了一大吊瓶头孢类的药给我儿子打了点滴。然而那一次治疗的效果出奇地好,当一小时后把儿子抱回家时,他的烧已完全退掉,并且多日没有得感冒。2008年国家的那次经济感冒,上去就来一大堆“先锋”——四万亿的强刺激,不好也得好。

当下我国一边要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一边却让政府主导的基建和投资在全国遍地开花,即便一些所为“民生”的大工程肯定也是超前与无效投资。很多地方强行推进新型城镇化,一个普通乡镇的公共项目投资能动辄融资一、二十个亿。越来越多的二线及三线抗菌药被反复注入中国这个经济体。今年《财富》500强榜单不久前发布,中国入围企业达110家之多,然而就行业分布而言,大多仍分布在石油、金融、电力、钢铁、汽车、煤炭、有色金属等领域,行业分布状况多年未变,不是靠垄断就是靠挖能源而强的。入围的科技型创新型企业几乎没有,可见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之路有多艰难。所以中国的经济增长从始至今就形成了以高消耗高投入为主的路径依赖,现在如果一下子拿掉了“高投入”这个强刺激,连“新常态”式增长都不可能。经济的发展是有周期性的,就像身体再好的人都要得感冒一样,得了感冒要好好休息与调理而不是下猛药。实在要治,先要吃温性的中药,相当于市场调控要以间接调控为主,而不是政府把“万古霉素”都大把大把地拎到前台来,每人十支,吃了再说。然而大道理人人都懂,政府高层决策者肯定比我这个背后纸上清谈的人要高瞻远瞩地多,“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早已写入中国共产党章程。关键是得了感冒,即使你以前大量用过先锋霉素的三代、四代,不是说现在身体自身的免疫功能就完全失灵了,只不过是越晚发挥越难起效,而是你的老婆、老妈甚至邻居都嗷嗷叫着,容不得你慢慢调理。经济一疲软,关系到亿万人尤其是那些垄断集团人的切身利益,他们自己或其代言人肯定要嗷嗷叫个不停,高层决策者受到的压力不会亚于经济下行压力本身。

习近平总书记常引用的“治大国如烹小鲜”一句,不是说治国需要多少技术技巧,而是说煮小鱼时不要老去焯焯翻翻,让它们自个儿咕嘟着就行,你一折腾小鱼就碎了。这就是老子的“无为而治”,可以治“烹小鱼”,可以治感冒,可以治经济衰退!
上一篇:四大美人三出水
下一篇:跟猪学养生
安徽11选5 宁夏11选5 安徽11选5开奖 辽宁11选5开奖 辽宁快乐12走势图 江苏快三走势图 江苏快三走势图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 安徽11选5 浙江快乐12